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强暴咏花
强暴咏花

强暴咏花

大学里我遇上很多形形色色的女生,除了恋爱了三年的小瑶,印象最深的,当属马咏花了。




  咏花是我们学院和我不同一个系的一个女生,身高是我的理想中的身高,168cm(我自己也不矮),身材不说非常好但也是理想中的。最重要的是,咏花有完全符合我审美的颜值——又大又水汪汪的眼睛、白皙的皮肤、一头飘逸的长发……笑起来像个天使一般。看到咏花的第一眼,我就喜欢上她了。




  可惜的是,我和咏花之间的交集太少了,可以说几乎没有。我人比较懒,少去参加各种社团活动,因此交际圈也比较窄。所以整个大学里,虽然我对咏花印象很深,但始终没有真正认识到她。




  唯一的有一些交集的,就是当时很流行玩的微博了。微博里面没有隐私,你发的所有东西不管是谁都可以看到。当时大学圈子里,大家经常互相转发微博,所以很快我就找到了咏花的微博,并且点了关注,咏花不久后也回点了关注,虽然这样没什么用,毕竟不聊天,但也勉强算个“网上好友”吧。




  还有一次上计算机课,计算机课是夸系上课的,刚好和咏花同一个班上。那天也很幸运地,咏花就坐在我旁边,可笑的是这是课后才发现的,课上的我竟然不知道梦寐以求的女神一直坐在旁边,错失了一个绝佳的机会。




  最有意义的一次交集,就是有一次和朋友吃饭,那个朋友是认识咏花的,刚好不知道咋的就谈起了她。朋友说她最近分手了,这是认识她的好机会,刚好他也有她的微信,他还主动说要不介绍给我吧。虽然当时还在和小瑶恋爱中,但这么难得的机会我肯定不会放弃了。




  微信上给咏花发去了验证,心里其实没多大的底能通过,幸运的是最终还是通过了,终于能真正认识到女神。我简单地自我介绍了一下,和咏花聊起了天。咏花虽然是女神级别,但待人处事真的很热情,丝毫不高冷。我们虽然没有聊到很火热,但应该还是互相留了一点好感。只是那个年纪的我是很专一的,做了对不起小瑶的事我会非常内疚,如果我还是单身,肯定会对咏花发起疯狂的追求。所以,虽然加到了微信聊起了天,最终也没有什么好的结果出来,到了后面,基本没有联系了。




  大学毕业之后,我和咏花天各一方。她去了某大型公司工作,职场应该还是比较顺利的。反观我自己,虽然毕业也去了一家很不错的公司,但因为个人原因还是辞职了,后面差不多一年的时间里,都没有工作。




  人闲了,自然就会想多了。没有工作的时间里,我一直想念着大学时期的咏花(当时我和小瑶已经分手了),那女神级的颜值,那完美的身段。想得越多,越容易想入歧途。最终我做了一个邪恶的决定。




  我做了一天的准备,收拾了一些衣服和必要的工具,去了咏花所在的城市。




  虽然已经很久没和咏花联系,但经常能见到她的朋友圈发工作、生活的事情,经过一些简单的推断和查找,我就找到了咏花工作的地方。咏花果然是个职场达人,加上这是个大城市,工作的地方也比其他人高级很多。我先绕着大厦走了两圈,基本摸熟了几个出入口的位置,我选了一个咏花最有可能会经过的门口,蹲守在那里。




  现在最大的问题是,这样做的效果可能会很差:第一可能本身就选错了门口,咏花根本不会经过那里;第二不知道咏花的下班时间,还可能会加班什么的;第三大厦是有地下车库的,莹莹可能是自己开车来的(但这几率相对最小,毕竟现在的交通太堵了,大部分人都会选择坐地铁);第四如果下班人太多可能会看不到而错过;最后就是我可能连咏花工作地方都判断错了。心里想着这些问题,越想越没自信,但是既然已经做出了决定,不尽最大的努力就不放弃。




  蹲守的第一天,经历了几个上下班的高峰,都没有见到咏花。信息实在太多了,对每一个经过的人都要看仔细,眼力跟不上,高峰期真的会有一部分人会错过。也没办法了,只能通过时间去弥补,就是不断尝试,总不可能每次都会错过咏花吧。




  蹲守的第二天、第三天、第四天……都没有看到咏花。虽说刚开始信誓旦旦说不达目的誓不罢休,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还有未知带来的折磨,我的信心受到了极大的打击,一度想放弃。直到第五天,一个很久不见却又熟悉的身影出现了。




  下班的时间到了,从门口徐徐走出来几个女孩,我的眼睛扫视了一下,一眼就找到了咏花——咏花真的太好认了,身高比一般女生高,又有种特别的气质,现在的咏花,更是增添了职场带来的成熟的韵味,别人一看就能留下深刻的印象。我的心顿时安定了,多天的努力终于没有白费。




  我隔着一段距离尾随着咏花。虽说大学期间我和咏花没有真正认识到,但毕竟圈子就那么大,见到面的机会还是挺高的,所以还是有微小的几率会认得。咏花和几个同事一直往地铁站走,走到地铁口就分道扬镳了,剩咏花一个独自坐地铁。




  “希望她现在是回家吧……”我心想。因为我迫切需要知道她的家在哪里,每天就可以蹲守她的家而不是她工作的地方。咏花站在地铁门前等地铁,我在她旁边两个车厢,假装玩手机,其实一直在看着她。地铁到了,幸好今天地铁不算太多人,不然很容易跟丢。




  10分钟后终于到了某个站,咏花下车了,我也紧跟着下车,还是保持着安全距离尾随着。出站后,我看到周边都是小区,这里应该是一个住宅片区,由此猜测咏花是要回家。咏花一个人沿着人行道走,我在后面跟着。看着咏花那诱人的身材,我的弟弟已经开始有反应了。终于到了某小区前,咏花拿出了小区卡开门,我心里慌了——这个我该怎么进去?要是晚了就跟不上咏花了,可是我又不敢紧跟。还好运气总是眷顾我,几秒钟后刚好有另外一个人要进门,我马上紧跟其后,“蹭门”进去了小区。




  借着小区里的树木和一些装饰的遮挡,我继续尾随着咏花。走到了小区的13栋,咏花放慢了脚步,往电梯那边走——我知道咏花肯定是住这一栋了。但是问题来了,怎么知道她住哪一层呢?除非跟她一起进电梯吧,但那又太冒险了。正在烦恼之际,我却看见咏花没有往电梯里走,而是走到了消防楼梯那边,开了消防门,径直往上面走。难道她要走楼梯上去?也很正常,现在的女生都喜欢瘦瘦的,走楼梯也多少算一种运动。我立刻追了上去,轻轻地再次开了门。




  咏花的高跟鞋声音响彻了整个楼梯,因此我也很好判断她走到哪一层。我隔着大概两层楼的距离,尽量不发出声音地跟着她。大概在6楼的位置,听到咏花开门和关门的声音,我加快了脚步往上走,最终确定咏花就住在6楼,她那清香的香水味在6楼不断徘徊。我再打开门,已经不见了咏花的踪影,她已经进去自己的家里了。但我也已经没必要知道她的家具体是哪一个了。




  我回到了消防梯,上下走了一遍并观察了一下——没有摄像头,不会拍到我跟踪咏花。楼梯里的灯是手动按的那种,大概几十秒就会自动关。我回到了6楼,再次细看了一遍,发现楼梯间有一个门,还能打开的,进去一看是一个只有两三平米的工具间,放了一些零零散散的清洁工具。我心想,难道这个就是我要实现目的的地方?




  但现在还有很多事情要确定:咏花是不是经常走消防楼梯?楼梯还会不会经常有其他人走?清洁阿姨多久会去一次那个工具间?只能一一验证了。为了防止咏花突然进来消防楼梯,我坐在六层半快到七层的楼梯上,静静地等了三个小时。




  三个小时里面,没有一个人进来(毕竟不是每个人都爱运动),更没有清洁阿姨,只有我孤零零地无聊了三个小时,但这个无聊带来的结果对我来说却是好的。然后我回到了酒店。




  第二天早上我一大早就过来了,用同样的方法进入小区,并且蹲守在13栋的外面。陆陆续续地从电梯里走了几个人出来,都见不到咏花的身影。等了半个小时,终于见到了她——她又是从消防楼梯里出来。这样我就基本确定了,咏花每天都是走楼梯上下楼的,正好合了我的心意。




  我没有继续尾随要上班的咏花,而是去了楼梯那,上了6楼,再次进入了那个工具间。我拿出手机,打开音乐软件随便点了一首歌,声音调到最大,然后把手机放下,出门把工具间的门关了,音乐声顿时小了很多。我往楼下走,大概只隔了一层的位置就完全听不到音乐声了。这么做的目的,我想基本每个人都明白。在楼梯间里再呆了两个小时,期间还是没有一个人进来,我随后回到了酒店。




  我要开始执行最终的行动了。根据昨天咏花下班的时间,我提前回到了小区,在消防楼梯的工具间里,静静等待。一个小时后,听到了那熟悉的开门声以及高跟鞋声,我的心开始砰砰跳。高跟鞋踩踏楼梯的声音越来越近,越来越大声,我的心跳也越来越快。




  “就是这个时候了。”我躲在工具间的门后,听到脚步声到了门前,我一个箭步上去,左手捂着咏花的口,右手扣着她的脖子,使尽全力把她强行拉入了工具间,用身体往门上一顶,把门关上,我俩也顺势倒在了地上。




  咏花发出很大声的“啊”并且不断挣扎,双手抓着我的右手,双脚在空中乱踢。因为工具间很小,她不断踢到那些清洁工具,造出的声响还是很大的。我的右手还是紧紧地扣着咏花的脖子,只留一点呼吸的空间给她,双腿往她的腿上压,让她减少挣扎。可是女生面对这种情况求生欲实在太强了,一直到我感觉累了,咏花还在挣扎和大叫。这时我拿出了杀手锏,把准备好的刀子拿出来,刀面架在咏花的脸上,让她感受一下这无情的冰冷:“你再动,我就拿刀子割你的脸!”




  这句话好像一下子戳中了咏花的痛点,再踢了两下之后就停了。只要咏花不再挣扎,一切都好办。我威胁咏花:“记住我有刀子,你再动一下,再叫一下,你那脸蛋就没了,甚至还拿你的命。”随后我拿出准备好的绳子,绑住咏花的双手,还有拿出布料,塞到咏花的嘴里,让她没办法再叫。我换成左手扣她的脖子,右手放在她的胸上,开始隔着胸罩轻轻揉动。咏花“嗯”的一声,身体动了一下以示抵抗,可是想到我刚说的话,她就停止了。




  我把手伸进咏花的衣服里,直接伸到胸罩里摸她的胸。她的胸不大,大概是B吧,可是摸起来很柔软,非常有手感。乳头也不大,虽然是在被侵犯,但经过一点刺激之后乳头还是硬了起来。这胸我是真的不舍得放手,揉了大概5分钟,我直接把咏花的胸罩脱了,双手揉起来,加上她身上那清淡的香水味道,那感觉简直要上天。




  我猜咏花肯定是希望仅此而已吧,但那是不可能的。我腾出一只手,开始摸咏花的大腿,今天咏花没有穿丝袜。我顺着大腿往上摸,还没到两腿间的位置,咏花就再次剧烈反抗起来,嘴里也发出呼救声。我没办法,再拿起刀子往她的脸上架,这次还故意刮了几下,威胁道:“别动!是不是忘记刀子了!我要了你的命!”咏花不再动了,随后听到的就是啜泣声了——她知道,反抗已经没用了,今天的事实是,她要被强奸了。




  完全放弃抵抗的咏花,任由我的手触摸她最宝贵的地方。女神果然是女神,内裤的质感也不一般。隔着内裤,我摸着那个一直以来都梦寐以求的地方,后面直接伸到里面去摸。咏花的私处很柔软,虽然没有淫水,但还是能感受到散发出来的一股潮湿的气息。我再也忍不住了,把咏花的裙子脱了下来,她还是有一点挣扎,但已经没使上力气了。




  随后我就把咏花的内裤和我自己的裤子内裤也脱了下来,这时鸡巴早已迫不及待了。我把龟头顶到咏花的阴道口,咏花一边啜泣,一边嘴里发出一些声音像是在说话。




  我问:“有话要说?”她点了点头。




  “那你记住我是有刀子的,你千万别叫!”她再次点了点头。




  我把咏花嘴里的布拿了出来,此时看到她脸上满是眼泪,可是这个更激发了我的兽性。咏花哭着说:“戴……戴套吧……求求你了……”我这次行动,根本就没准备过套子,我不仅要无套,还要内射,让莹莹怀上我的孩子。何况我知道,咏花早就已经不是处女了,大学期间恋爱过几个男友,本质上就是个骚货,不可能一次都不做的。




  “我没有套,今天不会戴套的了,你接受现实吧。”




  “不要……不要……求你了……”




  说完咏花哭了起来,可是没有很大声,也没有再反抗。她知道,她的反抗改变不了即将到来的事实。我往鸡巴上吐了一下口水充当润滑剂,再次顶到了咏花的阴道口。因为是在被强奸,咏花的阴道没有淫水,即使有口水的帮助,我的鸡巴也几乎进不去,只好再在外面磨蹭几下,一边磨蹭一边慢慢进入洞口。




  虽然我在强奸咏花,考虑到她已经没反抗了,我还是尽量照顾她的感受,没有一下子进入把她弄得很疼。我的鸡巴沿着洞口,一点一点地往里面走,走一段就抽出来再进去,这样子弄了几下,咏花应该是出了一点淫液,好像就顺利了很多。最终,我把整个肉棒都插进了咏花的阴道了,龟头顶着子宫口,咏花啊地一声叫了起来。




  虽然咏花可能已经经过几个男人的开发了,但阴道还是能保持相当的紧致,我的肉棒感觉到一股往内吸的力量。梦寐以求的女神,此时已在我的胯下,受着这辈子最大的屈辱。听着咏花的哭声,内心多少有点心疼,却又更能激发我的欲望,肉棒在咏花的阴道内愈发变硬。我开始了小幅度的抽插,咏花也发出了带着哭腔的叫声。




  只是抽插了一会,已经明显感觉到咏花阴道产出的淫水了,因为我们生殖器官之间的摩擦变得越来越顺利,也感觉到越来越滑。此时咏花还是在哭泣中,可能也确实这样吧,女人心理上的抗拒是掩盖不了生理上受到刺激而作出的反应。我继续着我的发泄,并慢慢加大了幅度和力度,现在已经基本没有阻力了。




  在这紧张而刺激的环境里,我很快就想射了,一边抽插一边发出了不小的喘息声。




  咏花也是个过来人了,一听到这种声音就知道什么情况了,马上哭着求情:“不要……拔出来……不要射里面……求求你了……”可是我根本就不会听,反而她的求情加快了我的速度,不到十秒钟,我后脑一麻,叫出洪水迸发般“啊”的一声,一股脑把积蓄了两个星期的精液全部都射在了咏花的子宫里,足足射了十多秒,把整个子宫都射得满满的。那种感觉,作为男人是一辈子都忘不了的,即使是正常做爱内射,都给不到这种感觉。




  咏花知道她被我无情内射了,面部狰狞地大声地哭了起来。我怕被别人听到,只好拿手捂着她的嘴,叫她安静。我的鸡巴射完还保持了几分钟的坚硬状态,一直没有从咏花的阴道里拔出来,继续感受阴道里的温暖。最终鸡巴软下来后自行滑了出来,我赶紧拿起手机,对着咏花的阴部猛拍了数十张照片,从大量的精液刚从阴道口流出来,一直拍到流到地上向外扩散。此时看真正看清楚了咏花的私处,即使经过开发了也还是很粉嫩的,难怪还能这么紧。




  随后我站了起来,咏花还躺在地上哭。穿好裤子后,我继续对着咏花的全身拍照,拍下她被我糟蹋过后的样子,作为留念。不仅这样,这个还有别的用途。




  “事实已定了。我有你被强奸的照片,知道你在哪里工作,更知道你家在哪。东西我都安排好了,你可以尽管报警,最后你的裸照被所有人看到了,大家都知道你被强奸了,或者你的家人出什么事了,可别怪我。”




  随后咏花发出一种绝望的哭声,虽然不大,但是让我明白了这个话是有效的。目标已经达成了,此地也不宜久留了。临走前我还拿走了咏花的内裤,作为实物的留念。出了工具间后,我整理了一下自己,像个正常人一样离开了这个地方。




  往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,没有JC找我,我就知道咏花最终还是听了我的话。我回味着这段历程,虽经艰辛但终有收获。几乎每天我都会拿出咏花被内射之后精液流出来的照片,拿着咏花的原味内裤,上面沾满了咏花一天的阴道分泌物,然后一边回味一边打飞机,加起来起码打了不下二十次。




  我测试了一下,咏花的vx还没有删除我,说明她不知道强奸她的人就是她的微信好友。可是咏花的朋友圈自此就没更新了,所以也不知道她的近况怎样,说不定都已经怀上我的孩子了,以后找点方法去了解一下。


【完】